武汉人的上海观感

Начала 宋如王 Пятница, 26 Ноября 2010

Участники:

Показаны все 1 сообщение
26/11/2010 в 9:52 после полудня

海上六日

王里

第一日
最近一次去上海是去年的二三月份,堵车,开会,蜻蜓点水式的游览,完全没有自主权。这些天有些空闲,人挤人的世博会也已散伙,花上五六个小时的动车路程,溜进上海中心地带静下心来下马观花,也许是很好玩的一件事。

下午三点,列车准点停靠虹桥火车站。转地铁2号线,直奔人民广场。那里是市中心,去年住的远东饭店一带旅店多多,地理位置相当不错,出门几乎不用坐车。转悠了几条街道,我们选中了云南南路的老陕客栈。老陕客栈四层楼,楼下做陕西风味的饭馆,楼上为客房,楼顶上还有一个露天酒吧,除了提供两台电脑上网外,另外还提供免费的无线路由。虽然设施一般,但一应俱全,空间和采光也挺好。老板是陕西人,还雇了一个老外做海外经理,所以门脸虽小价格合算,出出进进的却多半是洋面孔。


上海天黑得早,吃罢羊肉泡馍,早已华灯初上。开逛!云南南路是小吃一条街,东西南北风味应有尽有,连武汉的三鲜豆皮都能找得到。出门面南,右手大世界连着淮海中路,左手金陵东路直到外滩起点。背面是延安中路高架路,正前方是人民路。几条临近小街绕下来,已是店铺打烊时。回店,上网,翻墙软件赫然在目。

第二日
云南南路走到头与是人民路和大境路会合的三岔口,大经路边有一古色古香的小城楼,走近看方知是一座关帝庙,被用作上 海书画院。这种非宗教庙宇,在武汉似乎从来未见保留,例如二郎庙、下马庙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面目全非了。再往南走是东西方向的方浜中路。方浜中路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曲里拐弯的老街, 在这条街上有一间迄今为止我见到过的最简陋的 佛教庙宇。当然还有我最急于欣赏的石库门。

石库门是上海人最爱唠叨的宝贝疙瘩,起源于太平天国时期,战乱迫使江浙一带富人举家拥入上海租界,外国房产商乘机大量修建一种用传统木结构加砖墙承重建造起来的住宅,这种建筑吸收江南民居的式样,以石头做门框,以乌漆实心厚木做门扇,因用石条围束被叫做“石箍门”,宁波人发“箍”字音发的是“库”,所以“石箍门”就讹作“石库门”了。耳听是虚,眼见为实,等到我真的搞清楚什么是石库门了的时候,觉得它并不特别上海,汉口很多里巷中也有同样的建筑,我的出生地汉口胜利街延庆里就跟这种门一模一样。只不过武汉人没把古董当回事罢了。

过河南南路交叉口,方浜路继续往东便是上海老街。当然喽,这是一条新建的假古董老街。各地都有,不足为奇。奇的是南翔馒头店前长长的买包子队伍 ,而且大多是本地的中老年人。20元一份十个汤包,老头老太太们吃得津津有味,游客们好奇跟着买,尝了两三个后便连盒一起扔进垃圾桶里了。我们也试着买了一份,勉强吃完,全肉,太油,很难受!

穿过老街九曲桥,有一小门,门内影壁处一巨石,上有江核心手书四个大字“海上名园”。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豫园,原为明代四川布政使潘允端的私家花园。在我看来,豫园最大的特点在于每到似乎尽头的地方,忽然转入一方更大的天地,让人感觉园中有园,景中套景,不能穷尽且别出心裁。在这一点上,好像更强似苏州的拙政园和留园。如此壮观的名园竟为一个地方官吏私家财产,中国官场贪腐自古以来就很上档次。

沿旧校场路北行跨人民路进入四川南路,这是一条服装辅料集散街。再向北走,至金陵东路,东端是上海外滩起始处,往西,是一条次等繁华的商业街。多半为私人服装小店,也有像曹素功一类的文化名店,一一观赏不提。

中午包子肉馅似乎没有完全消化,晚餐只想尝尝海派的老鸭粉丝汤。好家伙,一大海碗,比陕西羊肉泡馍的大碗还要大上两圈,不知道文质彬彬的上海佬哪里来的这么大胃口。

第三日
上午再逛金陵东路至外滩,黄浦江两岸,时隔100年,究竟哪种建筑更有生命力?我看还是100年前的老建筑。浦东的那些玻璃摩天大楼,怎么看都是暴发户的行头,表面光鲜锃光灿烂,脚丫子里的泥巴却还没洗干净,哪里能与花岗岩的持重沉着相比。叹我四千年以玉石温润敦厚为极品之文明古国,竟然到了把几个玻璃球子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地步。

外滩很不好玩,徒有虚名,只能跟汉阳门的观景平台比肩。还是早早去逛南京路。

平日里,走在武汉的商业街上,看到川流不息的消费者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年轻人,会有一种群体上的边缘感和年龄上的紧迫感,常常感叹市场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上海则完全不同,人流中我们这种年龄的人一点也不引人注目,银发才是商业街的主流。手牵手的,前后跟的,踽踽独行的,蹒跚踉跄的,不单是南京路,上海所有商业街都能看到这样独特的风景。

不仅如此,上海的店铺里,无论吃穿日用还是金银首饰,中老年店员也比比皆是。看门护院的经警,在武汉多是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在上海却是五六十岁的大老爷们。也许这就是上海最先进入老龄社会的表现?

晚上尝尝上海人喜欢吃的面条,一大块炸排骨,加上一海碗汤面;尝尝面筋,一海碗汤,加上一个包着大团肉的面筋;尝尝煎包,大团大团的肉馅……上海人太能吃肉,太能喝汤了。

第四日
重复路线不再徒步,所以第一次乘公交到江边,上轮渡,去浦东。还没享受够熟悉又陌生的轮渡感受,船就到了对岸,一共只有五分钟!黄浦江面太窄,远不及汉口江面的雄浑宽阔。

浦东开发了十多年,除了东方明珠游人如织外,其他地方门可罗雀,实在没什么可逛的。赶紧到地下去吧,6线换7线,7线换8线,瞻仰一下鼓噪多时的世博园。

站在世博园中国馆前,不知你有什么感觉,反正我是大失所望。中国馆主体建筑无疑是嵌入了中国传统建筑特点的现代形式,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对于这样的个别创作无可厚非。但是从整体效果来看,就大有说道了。

纵观世界著名建筑,无论是古代的、中世纪还是近代的,都一定有一个严密的整体布局,层层渲染,处处烘托。尤其是中国的传统建筑,前朝后市、左祖右社,或左阁右藏、或左钟右鼓,空间层层递进,方显出主体建筑的雄伟庄严。再看世博园中国馆,巨大红色积木块两边,没有一个像样的、与之和谐融洽的对应建筑群,形式不配,色彩不配,规模不配,一盘散沙,让人感到是一个工程未完的大工地,加上主体馆的特殊造型和所选色彩,甚至让人误以为进入了一个铁路装卸的大货场。

不堪忍睹,赶紧逃离,还是逛街靠得住些。大世界出地铁站,还是扫扫老街。

与淮海中路交叉的第一条大街是黄陂南路,西首有三条小街是兴安路、太仓路、兴亚路,由于名人故居多,加上一大会址在此,老房子不但没有遭到拆毁的命运,而且还精心打理, 变成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建筑群组,真是沾足了光。里面几乎全是高级酒吧或咖啡屋,有中国人经营,也有老外经营。站在这个建筑群里,才感觉真正到了中国的上海滩。强似浦东、世博一万倍!

第五日
昨夜从黄陂南路逛到复兴路,从复兴路逛到陕西南路。今天接着陕西南路往回。分工明确,各有所好,妻挨家服装店扫街,我挨个建筑物扫街。从上午9点到晚上9点,12个小时点对点。

第六日
打道回府日。6:40外出小吃一条街买早点,没有一家开门。7:15结账离开旅店,街上仍然没有早点出售。仔细观察营业时间,最早开门是7:30。上海人好像没有武汉人勤快。天亮得早,起床却晚。联想昨日上午9点开始逛街,也是无一家开门营业,足足在寒风中立等一个小时。广州深圳如此不足为奇,上海人也这么懒,很是意外。

印象中北京人崇尚文化,上海人崇尚商业。但很多重要大街并不像武汉那样店铺林立,到了晚上黑灯瞎火,好像不怎么商业,当然更不怎么文化。
20101127

原文带图片: http://www.wuhan47.com/web/文章/tabid/64/token/DetailArticle/ArticleI...

Показаны все 1 сообщение

Зарегистрируйтесь или войдите в систему чтобы участвовать в этом обсуждени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