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國黎 (志瑩 影觀)

public profile

Is your surname ?

Research the 湯 family

湯國黎 (志瑩 影觀)'s Geni Profile

Share your family tree and photos with the people you know and love

  • Build your family tree online
  • Share photos and videos
  • Smart Matching™ technology
  • Free!

【(浙江桐鄉)】 湯國黎 (志瑩 影觀)

Birthdate:
Death: July 27, 1980 (97-98)
Immediate Family:

Daughter of 湯氏 and 沈蘭
Wife of 章炳麟 (太炎)
Mother of 章導 (孟匡) and Private
Sister of 湯氏 and 湯國棠

Managed by: 沈竞
Last Updated:
view all

Immediate Family

About 湯國黎 (志瑩 影觀)

我对箍桶桥附近的宋堡弄有兴趣,是因为这里是一代女史汤国梨(1882—1980)的旧宅。汤国梨,字志莹,号影观,国梨是她寄父沈善宝(号和甫)取的学名。

  汤国梨诞生于宋堡弄口之汤宅。汤宅为一幢三开间二进的宅院,与冶坊内屋贴邻。国梨自幼乖巧、聪明过人,故深得冶坊主人沈善宝夫妇喜爱,自小就认为寄女,如同己出。

  因有冶坊老板沈和甫先生的资助,汤国梨有机会赴上海入务本女校。1907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随即参加反抗清政府出卖苏杭甬铁路修筑权的运动,成为“妇女保路会”负责人之一,迈出其革命人生的第一步。

  毕业后,国梨立志妇女启蒙教育,执教于吴兴女子学堂,由教员而舍监而校长。辛亥革命成功,国梨热血沸腾,重返上海,参与发起、组建“女子北伐队”,策应革命。旋与上海一百二十多位女界名流共同发起成立“神州女界共和协济社”,并上书孙中山先生呼吁“女界参政”。得中山先生热情赞许并大力支持。1912年3月16日,“神州女界共和协济社”宣告成立,宋庆龄为名誉社长,国梨任编辑部长之职。该社创办神州女学,为民主革命培养妇女骨干,国梨任主讲教员。又创办《神州女报》,负责编务,并为主撰人之一。该报开女报界之先河,宣传妇女解放,鼓吹辛亥革命精神,维护共和,抨击时弊,影响至巨。

  汤国梨一生最为人提及的是,1913年6月15日,在上海著名的爱俪园(即哈同花园),与“民国先驱”、“学界泰斗”的章太炎先生结为夫妇。盛大的婚礼上,蔡元培为之证婚,盛赞他们是学问加革命的天作之合。民国的缔造者孙中山、黄兴、陈其美等革命领袖与会庆贺,这个世纪婚礼,称得上冠盖云集,极一时之盛。

汤国梨,民国时期著名女诗人,章太炎的二任妻子。她因自身才华而成名,终因“是章太炎的好妻子”而受人敬仰。戏曲《救夫记传奇》便是她在深情营救丈夫章太炎时所著。    才貌双全的她被誉为“皇后”   1883年,汤国梨出生于文脉兴盛的江南乌镇。平民之家,以父亲维系生计。七岁那年,父母特意请了私塾先生在家教她习文认字,有书读有父母宠,那是她童年记忆里最为闲适的一段好时光。   只是九岁那年,父亲突然亡故,形单影只的母亲只好带了他们三姐弟投奔舅父。彼时,作为家中长女的汤国梨已粗通人事,白天帮衬母亲以针绣钱贴补家用,一个人的夜晚则就着月光刻苦自学文化,常常是守着一本《康熙字典》,一部《诗韵》,一部《白香词谱》,学作诗填词到天际泛白也浑然不知。   后受维新思想影响,汤国梨一直认为“国家、社会、家庭方面,女子具有与男子同等参与之必要”。于是,23岁的汤国梨入上海务本女学求学。在这里,汤国梨一面如饥似渴地学习,一面和有抱负的同学纵谈天下大事,成为“妇女保路会”负责人之一,并被大家称为“皇后”。   “皇后”的称号源自两个方面,一是汤国梨绝色娇美的外貌,在数百女同学中堪称佼佼者;二是她的文学才华和艺术天赋,皆为师生嘱目。那时,她常以“影观”的笔名在报刊上发表诗词文章。   1907年夏,汤国梨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从务本女学师范毕业,毕业后她抱着振兴我国教育事业的愿望,回到故乡,应聘于私立吴兴女校任教师,后任校长,致力于教育事业,前后共四年。    而立之年嫁给章太炎   也许是眼光过高,迟迟在婚姻大事上不肯“低就”的汤国梨,这年已经三十岁了。   时年,丧偶十年有余的著名学者章太炎在上海一些报纸上刊登了《征婚启事》,引起轩然大波。老朋友蔡元培获悉后,马上托人给章太炎物色对象。   那是爱神青睐的五月天,汤国梨的同窗好友张默君忽然塞给汤国梨一封信,写信人正是章太炎。之前,汤国梨听过章太炎的革命演说,对他已有仰慕之情,于是她对张默君说:“关于择配章太炎,有几点是不合要求的。一是其貌不扬,二是年龄太大),三是很穷。可是他为了革命,在清王朝统治时即剪辫示绝,以后为革命坐牢,其精神骨气与渊博学问却非庸庸碌碌者所可企及。”   因仰慕章太炎的才华与革命精神,汤国梨很爽快地同意了这门婚事。而在友人的资助下,章太炎购得金戒、金镯、金锁,并将黎元洪当初赠送给他的开国纪念金章拿了出来,总算凑齐了四样金饰送给汤国梨。   1913年6月15日,30岁的汤国梨与46岁的章太炎先生在上海哈同花园举行婚礼,宾客盈门。孙中山、黄兴等革命党人都前来祝贺,蔡元培亲自当了证婚人。   平时不修边幅的章太炎,这一天西装革履,看得出来他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但由于他从未穿过皮鞋,居然把左鞋往右脚上套,把右鞋往左脚上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脚硬塞进鞋里。多亏孙中山及时发觉,由黄兴帮着把鞋子调换了过来,才使得他没有在婚礼上闹笑话。    营救丈夫写下《救夫记传奇》   两人新婚仅一月余,“二次革命”突然爆发。以革命为重的章太炎先生毅然决定北上讨袁,自此遭袁世凯软禁达三年之久。这对新婚的汤国梨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汤国梨忙派家人去丈夫故乡余杭向族中人商议营救办法,不料所得结果是:“族中巳决定将他开除出族”。愤懑的汤国梨不得不四处打听消息,另觅营救方法。   三年里,章太炎四易囚所,两度绝食,二次越狱。为营救丈夫,汤国梨一边在书信来往中的安慰与鼓励丈夫,一边只身在上海四处奔忙。她几次写信给徐世昌和黎元洪,措辞委婉,语气恳切。   在一封给徐世昌的信中她这样写道:“外子好谈得失,罔知忌讳,语或轻发,心实无他,自古文人积习,好与势逆,处境愈困,发言愈狂……若不幸而遽殒,生命诚若鸿毛,特恐道路传闻,人人短气,转为大总统盛德之累耳!”汤国梨的救夫之言,感动了当时很多的革命人士。   这时,袁世凯千方百计地诱迫汤国梨进京,以断掉章太炎南回的念想。当时,《大共和日报》、《神州日报》几个人多次来找她,说车马洋房都已为她备好。但汤国梨不为所动。她在给袁世凯的信中,说到自己与章太炎的结合用了八个字:“结褵一年,誓共百岁。”   为了照顾婆母和章太炎与前妻所生的儿女,汤国梨先后到湖州陈英士等人家里当家庭教师,靠写诗排遣心中的苦闷。《裁书》一诗,刻划的正是她当年凄苦的心情:已封重启意徐徐,欲写还休叠又舒。挑尽残灯过夜半,长笺裁尽未成书。在这期间,汤国梨还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了著名戏曲《救夫记传奇》。   在牢狱中的章太炎同样也思念着自己的新婚妻子,他在信上说:“汤夫人左右,槁饿半月,仅食四餐,而竟不能就毙,盖情丝未断,绝食亦无死法。”可见,两人当时心心相惜之情远甚于多年的夫妻。   后来,汤国梨将章太炎那三年中写的家书印了一本,共84封,其中只有二封给三女儿,82封是写给她的。汤国梨把他们交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影印出版,题名为《章太炎先生家书》,并亲撰《叙言》说:“顾余之珍重此家书者,期与先生相见时,作共诉甘苦之印证,留示子孙。”    深情理解丈夫的不辞而别   1916年,袁世凯倒台,6月底获释南归的章太炎终于与汤国梨团聚了。1917年4月,汤国梨和章太炎先生的爱情结晶——长子章导出生了。   由妻子到母亲的生活角色转变,让汤国梨多少有些无所适从,此时她最需要的是丈夫的手有力相握。但是章太炎却天天“集议孙公邸中”商议护法大计,最后竟不辞而别,随孙中山先生登舰南下,赴广州宣布成立护法军政府。   直到这些消息在报上披露时,汤国梨才知道丈夫出走了,但善解人意的她只说了一句:“他真是有国无家!”此后,汤国梨选择一个人默默地挑起家庭的重担,抚养出生尚未满三个月的孩子。   章太炎这次出走长达一年零三个月之久。在这些分离的日子中,汤国梨无时无刻不担心着丈夫的安危,并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来。当时很多人为她打抱不平,称章太炎不负责任,但汤国梨每次都以“好男儿志在四方”为由替丈夫辩解。   果然,东北沦亡后,对政治渐感失望的章太炎回到了汤国梨的身边,两人在苏州定居了下来。在这个人间天堂,章太炎创办了“章氏国学讲习会”,汤国梨担任了讲习会教务长,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夫妻联袂。   之后20多年里,他们夫唱妇随,风雨同舟。1963年6月,章太炎病逝,五十四岁的汤国梨,毅然挑起了家庭和章太炎遗业的两副重担。半年后汤国梨至上海创办太炎文学院,自任院长,继续为研究国学培养人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当选苏南和苏州市首届人民代表。   1980年7月27日,在经历了中国近代最动荡壮丽的九十八个春秋后,汤国梨静静地长眠了。

view all

湯國黎 (志瑩 影觀)'s Timeline